没点实力到哪里都是会被看不起的哦

- 编辑:admin -

没点实力到哪里都是会被看不起的哦

 
    萧炎在那马车之上,享受了一天极为痛苦的颠簸之后,终于是令得那空荡荡的体内再次出现了一缕斗气,虽然这丝斗气依旧很是羸弱,但至少能够支撑他随意的取出纳戒之内的东西,另外,在这一天小心翼翼的调养中,萧炎的伤势虽说还是没太大的进展,可毕竟能够下车走路,不用再如同尸体般的躺在车上。
    从车上站起身来,萧炎轻轻的扭了扭手臂,隐隐间传来的细微疼痛之感,令得他一声苦笑,此刻的他,几乎是他这么多年中最为虚弱的时候,当然,**虽然虚弱,可若真是想要对其心怀不轨的话,恐怕也难以讨到什么好果子吃,不提那藏在其纳戒之中的地妖傀,即便是萧炎自己,便也并非如同表面上这般不堪一击,毕竟他在身为一名斗者的同时,也还是一名品阶不低妁炼药师,其灵魂力量,即便是与一些斗宗强者相比,也是丝毫不逊色。
    虽不敢说光光使用灵魂力量便能与斗宗强者抗衡,但至少,若真要是施展出来,寻常的斗皇强者,也不见得能在此刻的萧炎手中捡到什么便宜。
    有了这些底牌,萧炎心中底气倒也是略微足了一些,搓了搓脸庞,然后掀开了车帘。
    车帘掀开,引入眼帘的,便是一俩俩被布匹遮掩的车辆,在车俩前方,皆是有着一头通体黝黑,类似野牛,但头上双角格外尖锐的魔兽驮负前行,在车辆的两旁,有着众多骑马的人影,这些人大多**着胳膊,仅仅身着一件粗糙皮衣,看上去便是透着许些彪悍的感觉,在他们背后,泛着寒芒的武器在阳光照耀下闪烁着许些刺人光泽,
    “哟,这小子居然还真的活下来了?哈哈,曾牛,你他妈的这次总算输给老子了吧?”
    在萧炎掀开车帘之时,那车辆两旁的众多目光也是射了过来,当下皆是一愣,旋即一道大喜的狂笑声从不远处的一名大汉嘀中传了出来。
    这名大汉体型也是有些壮硕,**的胳膊上布满着各种各样的伤痕,在其身后,一柄鬼头大刀泛着许些寒意,其上还沾柒着点点殷红。
    “妈的,真是见鬼了,那么重的伤都能活下来,这小子还真是命大."”在这名大汉大笑落下后,一名面容干瘦的男子,顿时无奈的摇了摇头,然后瞪了前者一眼,没好气的道:“嚎个屁啊,一点小钱老子才不在乎,不过赢的这点钱,还不够你在花舫里那些细皮嫩肉的小娘们肚皮上多动几下…”
    “你管老子…”那名大汉骂了一句,然后驾着马匹上前,来到萧炎面前,目光在后者身上扫了扫,笑道:“小子,我叫鬼头,别人都叫我老鬼,在那北荒漠,可是我最先发现你的,不过你也不用谢了,刚才嬴的那些钱就是谢礼了,哈哈。”
    “多谢鬼头大哥了,在下萧炎。”萧炎一笑,靠着车尾坐下,这些年他所遇见的人,大多都是一些老成精的老家伙,实力高得恐怖,类似这种底层,倒是许久未曾接触了,这令得他回想起当年在乌坦城,他帮助父亲管理坊市的时候,郧些佣兵,也是踉面前的这些人一般,粗鲁,豪放。
    以萧炎的灵魂力量,自然是能够看出,这里的这些大汉,高的,也是在斗灵左右,最低的,还只是一名大斗师而已,而面前的鬼头,也只是在二星斗灵左右。
    “哈哈,冲你这声大哥,这一路我也会护着你,不过萧炎小子,你这身板不行啊,以后多练练,在中州,没点实力到哪里都是会被看不起的哦,"”萧炎的一声大哥,似乎令得那鬼头很是高兴,然后看了一眼萧炎的身子,皱眉道,话语中很是有着指点后辈的味道,这倒是令得萧炎有些莞尔。
    “鬼头,少在这里胡乱叽歪,乱教人,"”在鬼头声音落下不久,
    一道马蹄声从前方传来,旋即韩冲的笑骂声,响了起来。
    “嘿嘿,我又说得没错。”见到韩冲,鬼头也是干笑了一声,道。
    韩冲也不理会这家伙,目光转向萧炎,望着他好了许多的脸色,不由得惊诧的笑道:“行啊,萧炎小兄弟,那么重的伤,两天时间就能走路了。”
    萧炎笑了笑,随便找了伞借口的笑道:“我命硬吧,"”
    韩冲为人豪爽憨厚,也不在这种事情上过多纠缠,看了一下天色,大声道:“天色快暗下来了,小姐说了,准备扎营,鬼头,你带几个人在附近看看有没好的地点,狼牙,你带一些人在周围布哨,铪背,你带几人。”
    显然斡冲在这个车队中地位不低,一道道命令从其嘀中发出,也没人出声反对,皆是怪笑一声颌命后,便是带着人策马散开。
    在将命令皆是发出之后,韩冲也是松了一口气,冲着萧炎笑道:“能走路么?”
    萧炎点了点头,从车上跃下,脚步虽有些踉跄,但依旧是稳了下耒,而见状,韩冲也是苦笑了一声,道:“看来你还是需要休养,受了这么重的伤,想要痊愈恐怕也是极难了,就怕留下什么后遗疰,那以后修炼,可就真麻烦了…”
    听得韩冲话中的担心,萧炎笑了笑,示意他不用担心。
    见到萧炎如此豁达,韩冲也就不多说什么,暗叹了一声,便是转身布鲁招呼人扎营的事
    这支车队的效率,倒的确是颇为不错,短短不到半个小时时间,一处小山丘上,便是出现了众多白色帐篷,在那帐篷之外,还有着栅栏围着,栅栏外,被洒下了一些驱赶毒虫的药粉。
    萧炎因为身体虚弱的缘故,因此倒未干什么活,在营中随便的行了个地方,然后便是坐了下来,目光缓缓的扫过周围。
    这支车队,按韩冲所说,应该是属于那什么天北城韩家的家族卫队,看那些车俩上的货物,他们应该是在护送吧,这支车队护卫的实力,大致都是在斗灵阶别,其中有着好几位处于斗灵.猛峰的层次,与韩枫相差不多,当然,那最强的气息,自然不会被萧炎所遗漏,
    想到此处,萧炎目光几乎是不由自主的便是投向了众多车队之中的一俩马车,那架马车与其他的相比,明显是要豪华许多,隐臆间还有着淡淡的幽香传出,明显是女子所乘,而最令得萧炎关注的,是这车俩内,有着一道达到了三星斗王级别的气息,而此人,方才是车队内的最强者。
    “嘎吱"……”
    在萧炎关注间,那紧闭的马车,突然间纹缓打开,旋即一条修长圆润的**,便是出现在了萧炎目光之中。
    微微一怔,萧炎视线缓缓上背,显然眼中闪过一抹讶异,没想到这位三星斗王气息的主人,居然如此年轻与貌美。
    女子眉如柳,肌肤如雪,身材高挑,身着紫杉,而在那紫杉包裹下,凹凸有致的身材显得格外的丰满,只不过唯一不足的,便是脸颊上略带着丝丝冷漠,美目顾盼间,倒是有着一种严厉之感。
    不过不知为何,萧炎突然隐隐间的感觉到此女脸颊,似乎有着一点点的熟悉,"但他又是能够绝对肯定,他是第一次看见她。
    此女一出现,周围的众多目光便是不出意外的立刻集中在了她的身
    在这些目光中,有着许些正常的火热,更多的,却是一股敬畏。
    女子行下马车,美目缓缓的在营地中扫过,而凡是被其看见的人,都是赶忙作出一副认真工作的模样,这一幕,倒是看得萧炎有些忍俊不禁。
    雨在其好笑间,女子的目光,突然停留在了他的身上,柳眉微微一簇,旋即缓步而来,片刻后,那双修长圆润的**出现在了萧炎面前,一道有些冰冷味道的声音,也是传了出来:“你便是韩执事在路上所救的人吧?”
    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